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补天道 五二一 全盘布局,稳扎稳打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4:40

补天道 五二一 全盘布局,稳扎稳打

“喂喂喂——”

孟帅听到耳边一阵聒噪,猛地清醒过来,就见蛤蟆大张着嘴,正在呼唤自己。

“怎么啦?”孟帅问道。

蛤蟆没好气道:“你不会自己看么?”

孟帅抬头一看,唬了一跳。

就见对面的崖上,已经集齐了好几个人影,围成了半个圆圈,为的一个红袍人,正在对着这边指指diǎndiǎn。

“怎么这么多人?”孟帅吃惊道,“不是只有梵相城一个人么?”

那蛤蟆道:“开头来了两个人,一个红袍子,一个黄脸。那个黄脸人应该就是梵相城,后来66续续来了七个,一共九个。”

孟帅用手指着,算道:“一、二、三……八,明明八个人,你怎么説是九个人?”

那蛤蟆道:“确实是九个,不过那红袍人指挥另外一个出去了。”

孟帅皱眉道:“去于嘛了?难道是去叫援兵了?”

那蛤蟆道:“不知道。那红袍子很小心,説话都是用真气传音,我一句没听见。”

孟帅眉头深锁,正要説话,突然,就见另外一个人从远处跑来,手里提这个大包裹,一边走还一边扬起,似乎在表功劳。

那蛤蟆突然笑道:“我知道了,他是去买东西去啦。”

孟帅瞪了一眼,道:“这还用你説?关键是这个时候买什么?难道是饮食饮水,他们要在这里常驻?还是……不好,他们知道怎么破阵”

“大兄,我买来了”青年高喊着,举着包袱跑了过来。

红袍人皱眉道:“买了就买了,这样毛毛躁躁像什么样子?”

青年低头道:“是。”把手中的包袱放在地上。

包袱打开,但见里面是一条长长的绳索,还有一匹黑布、一匹红布。

青年道:“这绳索是似龙驹的筋编织成的,坚韧无比,乃是附近一个小门派的收藏,我上门去拿……买了来。”

那红袍人越不悦道:“节外生枝。你一个人还要强取豪夺,万一给人翻倒,岂不误了我的大事?”

这时,旁边一个大胡子喝道:“大兄,小九都回来了,你还説这些做什么?赶紧快快杀了进去,把小麻找出来。

梵相城在旁边道:“二哥,你放心吧。大兄熟悉铜牛阵,定然很快破阵,将小麻解救出来。”

那大胡子瞪了他一眼,道:“小麻没事便罢,若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给我等着。”

红袍人一挥手,道:“好了,大敌当前,其他事情放后。我先跟你们説好,别管心中如何想的,一会儿进阵都给我乖乖听话。这铜牛阵本就凶险,上官老鬼又不是省油的灯,我这破阵的法子要求精确,谁要是横生枝节,那就是找死。与其你们到时找死,到里面连累同伴,还不如现在死个痛快。”

他严厉的目光一扫,连那大胡子也垂下头去,几人都道:“听大兄吩咐。”

那红袍人从袖中拿出一包铃铛,将绳子分作九截,每一截的尽头都拴上一个铃铛,分给众人道:“拿好了。你们进去之后,每个人都不许出声,只许以摇铃铛的方式确定位置。这铃铛是一刻也不许停了。谁要是停了,我就当你已经死了,便顾不得你了。”

梵相城忍不住问道:“何必呢?咱们不是可以提气么?提气感应起来,比声音还要清楚。”

那红袍人瞪了他一眼,道:“到里面谁也不许感应,感应到的东西都是假的,要是信了感觉,被铜牛踏死,别怪我没告诉过你们。”

梵相城这才diǎn头。那红袍人拿出一个大铃铛,挂在自己身上,弹了两弹,声音响亮中透着厚重,和一般铃声的清脆不同。道:“到里面我也会时刻摇响铃铛,你们无论如何都不许松开绳子,除非这个铃铛不再响动,那就是我已经死了,你们散开,各谋生路吧。”

众人听得心中一凛,这才觉得铜牛阵恐怕不好破,危险十足。不过他们本来都是刀尖上打滚的凶徒,倒没有打退堂鼓的。

红袍人打开红布,裁下几张,做了几把大旗,分别交给几人,道:“这几把旗子关键时刻有大用,听我号令,该举的时候举起来,不该举的时候放着。”

然后,他又把黑布裁成小条,道:“蒙在眼睛上。”

众人齐齐一愣,道:“蒙上眼睛?那怎么看路?”

红袍人道:“不要看路,看到的都是虚妄。我来判断往哪里走,你们跟着走,分开来走的话,不到一时三刻就会折损大半。”

那大胡子咽了口吐沫,道:“您怎么指挥我们?用铃铛?”

红袍人道:“用铃铛也不保险,或许,里面的气氛会弥漫你们的听觉。我直接拉绳子来只会。记住了,拉一下是走,拉两下是停。摇晃一下是左转……”他不停地説了一大串暗号,然后重复了两遍。

接着,他让每个人都重复一遍暗号,确认他们都记住了之后,道:“好,蒙住眼睛,走吧。”

孟帅在对面看着,就见那红袍人説个不停,其他人神色凝重,侧耳细听,不由有些焦躁,道:“到底来不来啊。

正在这时,只见对面众人同时将一块布条蒙在眼上,排成队列走了过来,来到岸边,呼啦一声,跳了起来。

那些人修为都高,控制身体的能力更强,大概是商量好了,同时跳起,同时落地。孟帅脑海中忽然感应到了九个坐标,那是九个闯入者的位置。

好——我们来玩玩吧。

孟帅嘴角溢出笑容,但也紧张的沁出汗来。

一入大阵,雾气立刻扑面而来,弥漫到了四面八方每一个角落,天地雾蒙蒙的,看不见景色,只看见一望无际的平原。

红袍人环顾四周,就见自己孑然一身,身边的兄弟全部消失,手中握着的绳子头虚荡荡的,仿佛延伸入了空气中,晃悠悠的不上不小。

若是没有准备的人,就这一下,就要受到惊吓。孟帅因为独自一人进来,没收到身边人消失的打击,还算运气好,那红袍人却是早有准备,不觉得惊慌。

当然,他的几个兄弟若是见了这样的情况,有心智不坚的,不免惊惶,一惊惶,便要坏事。他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生,让他们都蒙住了眼见。

在他心里,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也不过是一群蠢货,只有他,才是唯一的真神。

雾气越来越浓重了。红袍人眯起了眼睛,他在判断这是不是人为操纵的现象。阵法中本来就有雾气,但一旦阵法被驱动,雾气会更浓,迷惑性会更大,成为一种攻击性的武器。

但他并不担心阵法开始驱动,恰好相反,他要的就是对方抢先出手。

如果是一位精通阵法的大师,可能想要尽量不惊动阵的主人,在平静的状态下寻找阵法破绽,以巧破之。但红袍人不同,他只是熟悉铜牛阵的套路,并不懂得阵法,他要的就是激动阵主人,让对方先出招,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补天道  五二一 全盘布局,稳扎稳打

,最终在正面对决中以力破力,摧枯拉朽一般打掉铜牛阵。

为了这个目的,就算阵不动,他也要动手惊动

怀着这样的目的,他伸手一拉,九根绳子同时扯动。这个在暗号里面是——停。

停止前进。

铃铛声有节奏的想了起来。虽然是八重奏,但红袍人修为深厚,自然能分辨出来这八个弟兄同时都停下了,并没有冒进的。

令行禁止,不错。

兄弟们都停下来了,也没有人提出质疑。当然,在他约定的暗号里,根本没有其他人向他质疑的方式。也不需要

阵法中,那几个兄弟只是他的手和脚,能做事就行,手和脚还要像头脑提问,这不是开玩笑的事么?

所以他根本不考虑兄弟们在想什么,直接又是拉拽了几下。

这个动作的意思是——举旗子。

四周还是一团雾气,但是他知道,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八把旗子已经高高举起。鲜红的颜色在阵中飘扬。

那是牛一看见就兴奋的颜色。

而他自己,是不举旗子的。不但不举,还把身上的大红披风脱了下来。

他可是指挥官,怎能当其冲?有其他人吸引注意力便可。

与此同时,他再次出了暗号给绳子尽头的几个人。

这次的暗号是——跳

这个跳,可不是一般的跳,而是狠狠地跳,激烈的跳,碾压地面一样的跳

给我跳个地动山摇,震撼星斗,就是天上的金乌玉兔,也给我震下来

颤动

微微的颤抖从地面传来,一直传到红袍人的脚底。他脚底一直牢牢地巴着地面,为的是清晰地感觉到这股颤动。

果然,这阵法只是蒙蔽五官,根本不能通天彻地,这样地面的抖动,也掩藏不了。

这样的震动中,他的目光一直看向前方。那是雾气生处。

当然,他只是看,并没有费十分心神,因为大部分时候,那雾气中的东西都是假象,看也没有用。

他真正注意到的,是脚底。

除了跳跃的震动之外,他敏感的现了一丝新的波动。

那是另一种震动,除了人之外,还有其他东西在震动大地。

轰隆隆——

除了震动之外,耳膜也终于接收到了其他的信息。

红袍人连忙勾动绳子,按照暗号,排开了队形。

正在这时,一个巨大的黑影冲了过来,雾气昭昭,透出铜的亮色。

铜牛

终于来了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线问答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线答疑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线询问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qq在线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口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