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符文猎手 第十章 丑恶的人性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9:49

符文猎手 第十章 丑恶的人性

蒂雅娜,蒂雅娜……

耳边传来轻声的呼唤,躺在树下的少女慢慢睁开了眼睛。蔚蓝的天空中太阳已经偏西,金色的阳光洒在身上,轻缓的微风吹动膝上的书页。

蒂雅娜合上手中的书本,没有站起身,静静地享受着此刻的安静祥和。

“蒂雅娜!你又一个人躲起来看书!”

一双美丽的红色小皮鞋出现在眼前,雪白色的碎花百褶裙包裹着修长纤细的双腿,即使不用抬头也可以想象得出,那一定是个活泼可爱的少女。

“身为客人你这样子可实在是太失礼了啊。”少女叉着腰,装出生气的样子。

蒂雅娜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她知道无论自己做出什么反应,这个梦境都会不可逆转地进行下去。美好的记忆仅仅停留在这一刻,只有短短的瞬间供她留恋。

阳光从花园中消失,天空被阴霾掩盖,冰冷的寒风呼啸而过。雪白色的裙子被鲜血染红,少女的身体在风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化。

“蒂雅娜,救救我……”

紧抱着书本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失去血色,蒂雅娜死死咬紧嘴唇,对身边少女的哀求视而不见,任凭她痛苦地哭泣着化为一地枯骨。

施法者即使在梦中也会保持一定程度的清醒,在无数次拯救失败后,她便意识到这是一个无解的噩梦,这是她心中最深处的梦魇。

逝去的终究无法挽回,还活着的人只能背负着沉重的悲痛继续前行。

世界的颜色渐渐消褪,周围变成了阴暗冰冷的囚笼。蒂雅娜抱着书本抬起头仰望天空,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只剩下一丝微弱的光芒。虽然看上去忽明忽暗,几乎快要被黑暗吞噬,但它仍然顽强地存在着。

蒂雅娜伸出手,想要触摸那丝光芒,突然身体一震,意识陷入扭曲的模糊之中。

她从梦中清醒过来,首先看到的是一双明亮的眼睛。随即身体各处刀割般的剧痛便立刻令她确认自己存活的事实。

“你终于醒了。”埃尔揉了揉太阳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少女身上的伤势十分严重,元素洪流烧焦了她的双手,在脸上也留下了大片烧伤的痕迹。恶毒的诅咒在身体里盘旋,给内脏造成了很大破坏。蒂雅娜感觉到双手和脸上都被包扎起来,敷上了某种清凉的草药,缓解了皮肤上火辣辣的刺痛。她想要开口说话,嘴里涌上来的却是咸腥的血沫,喉咙里不知被什么东西堵着,连呼吸都很困难。

“先别说话,把药吃下去。”埃尔从床头端过一碗草药榨出的碧绿色汁液,虽然没学过正统的药剂学,但要说单纯的治疗伤势,游走于丛林的猎人们自然也有独特的秘方。

新鲜的药汁入口苦涩,但又带着一股清新的草香,蒂雅娜只喝了几勺就感觉到呼吸通畅了许多,身体里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一些。

“谢谢……不用了。”

恢复冷静后蒂雅娜便轻轻摇头表示拒绝,这种草药带有轻微的麻醉成分,和酒精一样会影响到自己的精神力恢复速度。

埃尔想想便明白了缘由,他面无表情地收回手,当着蒂雅娜的面掏出一包白色粉末倒进碗里,随便搅了搅,然后粗暴地捏住了少女的下巴,将一碗药汁硬灌了下去。

蒂雅娜睁大眼睛,惊恐地挣扎起来,不过她仅剩的那一点点力气根本无法反抗埃尔的暴行,只是双脚在床上胡乱地踢蹬了几下。那是一包足够放翻大象的迷药,喝下去几秒钟就让少女彻底失去了意识。

“自己都不爱惜身体的话,那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

埃尔没好气地放下碗,重新为她整理好脸上包扎着的绷带。少女脸上的烧伤十分严重,不用心治疗的话,很可能会就此毁容。

“不好了!埃尔!”提卡狼狈地冲进卧室,早上受到不小惊吓的小女仆看起来倒是已经恢复过来,似乎只要有埃尔在身边,她就有了主心骨一样。

“又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埃尔皱起眉头,将蒂雅娜身上的被子盖好。隔着破碎的窗户,他也隐约听到外面吵嚷的声音。

“是村子里的人,他们说……他们说要赶走你。”提卡情绪激动之下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早上有人看到她杀人……还看到你和怪物打架,他们说是你招来了灾祸!我怎么解释也没人肯听。”

埃尔脸色微沉,他站起身向窗外望去。少女与诅咒教士战斗的现场清晰可见,四处飙射的诅咒法术在墙壁上留下点点斑驳,地面上到处都是青黑色的飞溅污血。诅咒教士支离破碎的身体躺在大门口,失去生机的脸上带着扭曲的茫然。距离他尸体不远的地方,破碎的石像鬼四脚朝天坠落在院墙上,镶嵌着宝石的脑袋挂在门口还冒着青烟。

村民们三三两两地围聚过来,却又不敢太过靠近。诅咒教士身上散发出来的古怪尸臭勾引起他们对于瘟疫的恐惧,而恐惧压抑到极限,有时便会演化为无理由的愤怒。

“这是灾祸,这是灾祸啊!”披着围巾的玛姬大婶拎着擀面杖,每走一步身上的三圈赘肉都在颤抖,这个胖女人一边恐惧着一边还停不下嘴巴。

“我亲眼看到的!那小丫头就坐在那个人身上,一刀接着一刀的砍啊!她简直就是一个怪物!提卡也说了,那是埃尔从城里带回来的大小姐,哼哼,还指不定是什么人呢。哪个体面人家的姑娘杀人像杀猪一样?”

“这个人可是穿长袍子的,是有身份的啊。出了人命,城里老爷一定会追查,埃尔这回可是摊上事儿了。”有人小声附和。

“不管怎么说,得赶紧把尸体烧了……”

“我还看到埃尔和那个大块头的怪物打架,他两只眼睛直冒蓝光呢。”

“埃尔也变成怪物了?我说为什么只有他不怕瘟疫呢,只有他敢进城去。”

村民们手上拿着锄头和粪叉,在互相怂恿之下说出口的话也越来越过分。其实他们也并非真的怀疑埃尔,只是在恐惧之中宣泄情绪而已。

领主宅院的大门被一脚踢开,嘈杂的声音顿时一静。埃尔大步走了出来,环视四周。没有一个村民敢于和他对视,纷纷在他的目光下低头后退。

背后说坏话是人类最普遍的劣性之一,玛姬大婶只敢对着死人指指点点,面对埃尔时,却不复方才的嚣张气焰。假若蒂雅娜真的出现在她面前,她也只会尖叫着逃跑而已。

埃尔悲哀地看到

,每一个人的脸上充满了怯懦和麻木。

他们都是没有文化的山民,对于外界的变化毫不关心,他们只在乎自己,并习惯性地服从强权。

当自己的养父死后,没有人为他流过眼泪,也没有人对埃尔表示过关心,只有对于他的盲目服从与倚靠。

当他们得到治病的药剂后,没有人关心药剂从何而来,也没有人询问过昆士兰城的现状,只有明知道份额不够也要拼命地争抢。

提卡为死者收尸,却被他们视为染病者孤立起来。蒂雅娜消灭了真正可能带来灾祸的诅咒教士,反而被当成邪恶的杀人魔。

真的没有人能看清真相吗?还是仅仅因为他们想要宣泄恐惧,于是不顾青红皂白地将矛头指向无法反抗的弱者?

埃尔知道,只要自己站在这里说上几句话,就能解决一切问题。陷入迷茫恐惧中的人会无条件地选择相信权威,而他现在就是权威。只要他开口说一句蒂雅娜是你们的恩人,这些村民立刻就会转变态度,露出感激涕零的表情。

他们相信的是埃尔说的话,而非说话的内容。无论真相如何,能让自己安心就好。

即使他现在保护了提卡和蒂雅娜,用不了多久,这些人仍然会在背后挑选出另外一个替罪羔羊。

埃尔曾经对这个村子抱有一份感,但现在他却觉得心里格外失望。

“那个女人是从城里跑出来的通缉犯,我把她抓回来是为了去领赏金。这个死人是她的同伙,也是一个坏人。”

他这样对村民们说,这个解释很合理,而且没有超出村民们的想象力,于是他们纷纷露出放下心来的表情。

“我就说嘛,一定是这样的没错,那个死人看着就不像好人。”

“是啊是啊,还是埃尔有勇有谋,有赏金的话咱们村子的状况也能改善了吧。”

听到有赏金,玛姬大婶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她想要凑上去多问一问,却被埃尔冷冷地瞪了一眼,将满肚子的话憋了回去。

正如她一样,其他的村民竟然也开始关心起赏金的问题,在他们看来,埃尔是这个村子里的人,杀人案发生在村子里,那赏金自然也要有村子的一份。也许已经便当的克罗斯的想法没错,一点点金币就可以让这些愚民跪下来做狗。

埃尔心中冰冷,转身地回到屋子里,却看到提卡鼓着脸,拦在蒂雅娜休息的门口。

“她伤的很重。”小女仆涨红着脸,张开双手像是护崽的小母鸡,眼睛里带着哀求:“埃尔,不要这样。你不是说外面很危险吗,她这个样子很容易就会生病的。”

“可是她早上还差点让你受伤呢。”埃尔惊讶地问。

“那个……我又没受伤啦。”提卡挠了挠头,蛮不在乎地笑笑:“她是好人呢,救了我之后还叫我躲起来。而外面那家伙阴森森的一看就是坏蛋。”

“好人坏人哪有那么容易分得清。”埃尔被提卡的话逗笑了,他揉了揉女孩的脑袋,她的身上有一种东西令人感到温暖,让他十分欣慰。

“收拾下东西,和我一起走。”埃尔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百度搜索:)(去读读om)(江苏)

山西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常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云南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山西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常德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